有些声音将泰达和江苏队的挣扎退出,归结于俱乐部推行中性名称的新政。其实,若不改中性名,投资企业仍会退出。症结的根本在于投资足球不挣钱,反而年年亏钱,一旦企业调整战略,这一块,是优先被放弃的。

  去年是情况最差的,因为疫情等的影响,很多企业入不敷出。这波风浪中,船小的直接被打翻,船大的则调转航向,减轻辎重,力求安全回港。这里面反映的,是职业足球伪市场化的尴尬。

  上个赛季,各家俱乐部分到了多少钱?第一笔是700万,第二笔凑上后大概有1000万。但这点收入,对球队每年几个亿、甚至几十个亿的投入来讲,杯水车薪,还不够一名主力的工资。

  中国足协是察觉到了这股危机,为此力推限投限薪的新政,但多米诺骨牌已经到了倒下的节奏,先是中乙、中甲,如今经疫情等外围因素轻轻一推,中超冠军也要崩盘。

  可以说,比起去年,今年的联赛更难。在力保亚洲区40强赛的背景下,职业联赛却陷入低谷。津门虎和江苏队以外,还有球队至今不引援、无主帅、未集训。希望“焕燃亿心”的口号,还能叫的响。